宁波雅辉展览有限公司
首页 | 联系方式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手机站

产品目录

联系方式

联系人:业务部
电话:0574-3182479
邮箱:service@yhghting-led.com

当前位置: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正文

招工难遭遇涨薪潮 珠三角企业压力空前

编辑:宁波雅辉展览有限公司  字号:
摘要:招工难遭遇涨薪潮 珠三角企业压力空前
即将过去的2011年,“招工难”与原材料、融资、利率一道成为中小企业头上的“四把刀”。2012年,这把刀会悬在头上,还是陡然落下呢?距离春节还有一个月,记者来到广州、深圳、东莞等地的用工市场和企业,实地观察年度交替之际用工市场的微妙变化。

出路何在?记者在广州、深圳、东莞等地实地采访的过程中也发现,在劳动力成本上升的情况下,企业正在开始分化。在采访过程中,记者发现,部分企业正在采取提高产品利润率、采用先进设备代替人工等办法,消解劳动力供给的压力,他们依然活得很好;而一些无法转型升级的企业,正在不断增加的人工成本逼迫下,生存空间日益局促。汹涌的“招工难”让珠三角的制造类企业感到了空前的压力。

工人向内地回流“东莞最低工资标准仅比郑州高20元”

今年的春节来得比以往更早一些。由于经济形势不稳,一些企业已经提前放假让员工回家。

“听说县里的工业园建了很多工厂,工资也有2000多,比广州低不了多少。”河南打工者小蔡所言非虚。记者了解到,郑州现在的最低工资标准为1080元/月,而东莞市的最低工资为1100元/月,仅仅高出20元。

年复一年,数以千万计的农民工从内地来到珠三角打工,支撑了东南沿海制造业的大繁荣,人们对此似乎习以为常。然而,延续了20余年的这一现象现在正在发生变化。

以向珠三角成建制地输送工人而闻名全国的张全收,在他起家的深圳平湖竟然只留下了四五百人的打工队伍。而高峰的时候,张全收在平湖这个玩具业聚集的地方手下有近万把人。“现在我的工人遍布全国各地,而且主要是内地的河南、陕西、山东。因为内地的不少企业也能出得起东莞的工资,而当地的生活水平低,工人当然愿意回内地打工。”

“现在各个地方政府都在帮助招商引资来的企业招工,真是八仙过海,想尽办法。”他感叹道!今年以来,富士康等大的制造业企业内迁河南,当地用工量剧增。而为了确保招商引资顺利进行,企业和政府都在想办法把劳动力留在当地,这直接影响了外出务工人员的数量。

为与对手争夺工人,全顺公司不仅在车站、火车站摆摊,如今还把业务员派到每个村庄里进行动员。

汹涌的“招工难”让珠三角的制造类企业感到了空前的压力。

企业、打工者拉锯工资

新一轮工资标准调整正在酝酿

打工者想回家,企业招工难,焦点其实还是工资。

涨工资的思路得到了一些政府官员的认可。“现在很多劳务工在家门口就可以拿到2000块,如果深圳不高出几百块,肯定没有竞争力。”深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局长王敏表示。

但对企业而言,涨工资似乎成了难言之隐。黎先生向记者抱怨,工厂现在一年的利润也就是一二十万。如果最低工资提高200元,加班费和社保费也要跟着增加,每年至少多支出3万元,100人就要30多万,企业马上从盈利变成亏损!

不过也有一些企业涨得起工资。蔡正富指着楼下忙碌的车间自豪地对记者说,在人力成本越来越金贵的情况下,采用先进设备代替人工成了部分消解劳动力压力的法宝。艾美特现有员工7000多人,与2007年相差无几,但产值却翻了一番,人均待遇也提高到2007年的2.3倍。

实际上,珠三角各地正在酝酿新一轮的最低工资调整。王敏透露:深圳计划在明年1月份再度提高最低工资标准,相关方案已经上报深圳市政府。目前深圳最低工资标准为每月1320元,根据推断调整后的最低工资每月将超1500元。

【记者观察】

转型升级中再发现劳动力的价值

找工难,劳动力供给是否已经进入了短缺时代?出现了所谓“刘易斯拐点”?

记者就此咨询了广东省社科院人口所所长郑梓桢。他指出,如果“民工荒”是指人口结构意义上的劳动力不足,那么中国和广东的现实是不存在“民工荒”,数据并不支持这一说法。

据统计,全国每年新增城镇就业岗位最多为900万个,而从2009至2020年,中国适龄劳动人口数量回落缓慢,11年间减少不到4000万,仍不足以承受不断增长和滞胀的适龄劳动力人口压力。广东更甚,全国净增劳动年龄人口在2012年开始出现负值,但广东直到2017年才出现负值苗头,整整慢了5年,且在2019年又会出现上升趋势。

但招工不只是供需数字的简单加减,而需要从总体经济形势和企业经营状况进行分析:“有需求,但用不起”,这是不少企业面临的难题。

出路何在?记者在广州、深圳、东莞等地实地采访的过程中也发现,在劳动力成本上升的情况下,企业正在开始分化,在采访过程中,记者发现,部分企业正在采取提高产品利润率、采用先进设备代替人工等办法,消解劳动力供给的压力,他们依然活得很好;而一些无法转型升级的企业,正在不断增加的人工成本逼迫下,生存空间日益局促。

市场力量推动企业对劳动力价值的再发现,这或许将成为珠三角转型升级的重要推动力。
上一条:徐凯盈:皮具皮革行业遇困难不可怕 信心和热情造英雄 下一条:广东白云皮具出口猛降二至三成